快捷搜索:

邴原也哽咽了看来自己以为的训斥是不行的

李林一直在发呆呗邴原发现,李林稀里糊涂的顺嘴说出一句“伯父,侄儿就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看不得侄儿经商,就连侄儿已经于肥皂生意撇清关系了,你还是不让侄儿与他头一点联系”
 
    “你、你竟然还敢顶嘴!你知不知道祖宗说的好‘商家驺奴’这从商就是和为奴一样,咱们这些士人怎可一与商者为伍!”
 
    李林一听这丫的是什么言论,我平手艺吃饭,不透不抢,不就是当个商贾吗,丫的还至于说我是奴隶吗,那现代社会财富大多都聚集在商人手里,人家有钱爱买什么买什么,想泡什么妞就有什么妞,老子从前的女朋友就是让一个大商人家的富二代给抢走的。
 
    “伯父,侄儿还是不明白!”李林怎么也想不懂故人怎么这么看不起商人。
 
    “你!”邴原也哽咽了,看来自己以为的训斥是不行的,语气转而缓和起来。
 
    “元杰,你难道还看不明白吗?商人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不稳的的群体,他们趋利而走,那个地方对他们有利可图他们就去哪,就像我乃郡里的太守,要的就是郡内的稳定,而商人却是流动人口,高卖低卖,来赚取差价,这与我们一直都读地儒家思想不符啊!还有税收,你父亲本来就想把你培养成人好让你能入朝为官,你就该知道,咱们大汉朝是与农业税收为主,商业税收很不稳定,所以商人也会是朝廷的心病啊……”
 
    李林思考了一会反驳说“不对,伯父商人怎么回事心病,你们只看到了商人不利的一面,是商人是唯利是图,但是伯父你有没有想到,如果没有让人的来回买卖,咱们可能连衣服都穿不上,伯父
 
    邴原一听李林还不忘了夸一下自己低下头自嘲的摇摇头。
 
    “就是因为我看到街市上人头攒动,商客罗雀,有时候看一个地方是否真正治理的好就是看这个地方的商人数量,因为有客人的地方才回有商人,百姓只有真正有余钱了才回成为客人。”
 
    李林说完了,邴原愣在那里不说话,李林这个惊骇世俗的言论与上千年来儒家思想对商人的束缚想违背。
 
    邴原想了半天,愣愣的抬起头,闭上眼睛,又睁开,看着李林。
 
    “元杰啊,你说的有道理,可能以前我对从商理解的太片面了……”
 
    “伯父,既然你也说我有理了,我能不能站起来啊,我跪的真是好累啊!”原来说着这长篇大论了李林还一直在邴原面前跪着。
 
    邴原摆摆手“快起来吧,伯父真要好好思考一下你说的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