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要不然事态严重了你我都要受到制裁

军营里发生这么大的事,身为都尉的乌木立马就跑来了,制止事件,还通知了几个伯长,在军营里这么大规模的闹事弄得乌木开始还以为是军营哗变呢,可当找李林时一打听李林都半个月没来军营里了,乌木立马大怒,但是顾着邴原的面子还是一早就将这件事报告了邴原,自己并没有直接处理
 
    邴原听了乌木的禀报后气的胡子都直了,立即去调查一下才知道,李林一直都在城外后山的园子里折腾,派人仔细一查这牌匾上的赵家商号原来是生产肥皂的铺子,邴原何许人也,李林这点小心思还能瞒得了他,他立马就猜到了李林的所有计划,心里这个气,小兔崽子竟敢用这种烂招数搪塞我,立即派人叫李林来自己府上。
 
    李林一听心里苦到‘这可坏溜!自己本来也知道自己这招早晚也会被伯父发现,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如果晚一点等自己生意做大了,伯父也不会好意思让自己关门,反正现在肥皂生意已经和李家撇清干系了,李家现在只是属于帮忙而已,虽然这个蹩脚的方法明眼人都能看明白,但是李林要的就是让邴原有个台阶下,可是自己刚刚起步,现在伯父一定会让自己关门的。嗨!我怎么忘了我那五百号人了,这帮小子就给老子惹祸,你说惹祸就惹祸吧,还惹下这么大的祸,丫盖都盖不住,我可就惨喽,看来军队里也混不下去了,这以后我该怎么活啊,我的美好生活啊……‘
 
    李林战战兢兢地来到太守府,迎面正好碰到刚刚被邴原训了一顿的乌木,军营里出这么大的事也都是他监管不力,乌木看看进来的李林,走上前,看看李林的有伯长标示的军服还很吃惊,这不是那次问自己茅厕的新兵嘛?
 
    李林用一种不好意思的眼神看着乌木,乌木拍拍李林的肩膀快步离开了,其实乌木还有些佩服李林,李林体恤自己的士兵不说,就说他那些训练的兵,那一个个都跟疯子似的,不禁体力惊人,个个力气都个牛犊子一样,军营就是军营,那一年招新兵都会都打架的事件发生,不过李林的兵太牛逼啦,打伤了好几百人。
 
    乌木有打听了一下他们平时的训练方法,十分奇怪,而且还是李林发明的,能用这些看似简单而且奇怪的方法训练新兵变成这么牛逼的人那一定是大才,所以刚才乌木还把责任都拦在自己身上,但他不知道其实邴原最气的还是李林做买卖的事,所以乌木的一人抗下责任对于邴原该怎么惩罚李林不相干,所以乌木还抱歉似的拍拍李林的肩膀表示无能为力。
 
    李林问过下人,来到了邴原的书房,敲敲门只,开始没有声音,忽然听屋内一声暴喝“逆子还不快进来!”
 
    李林吓得一伸舌头,低着头慢慢走近了书房中,没等邴原开口,李林进去直接就跪下了。
 
    “叔父,侄儿知道错了,c,导致军营了出了这么大的事。”
 
    邴原眼睛一瞪“逆子,看看你带出来的兵,一个个就像你一般顽劣,幸好乌都尉及时赶到,要不然事态严重了你我都要受到制裁!”
 
    “是是是,我以后一定会眼里管教的,绝对不会都下次。”
 
    “你还想有下次!要不是你
    心里虽然把邴原埋怨的要死,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为难的表情,“伯父,这个……”
 
    “你还跟我在这里装!你的肥皂作坊一直就停产了半个月,然后你就换了个牌子,还让你府上的人在商曹那注册了一个赵家商号,你以为我不知道,赵家商号的老板就是已经在李家呆了快二十年的赵先生,他跟他比与你都熟悉,你还想瞒我?”
 
    “伯父,侄儿没有相瞒您,侄儿知道伯父你不愿侄儿经商,但是侄儿发明的肥皂真的是可以给不少人带来方便的,而且你看也有不少人已经喜欢上了侄儿生产的肥皂,是要侄儿能够稳定的生产一定会赚大钱的。”
 
    “我没有你这个侄儿,李家也没有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小子,你家祖上几代都是读书人,出了不少官员,怎么到了你这里就办成了商贾之家。你从前虽然愚钝,对任何人都十分冷落,而且还没有大丈夫的气概,说话和形体都十分阴柔,但是你也是一个读书人,从善儒家之学,怎么现在变得这么唯利是图了!”
 
    李林一听,‘我靠!听邴原这么一说原来老子原来是个伪娘啊,怎么我老婆没有告诉我啊,坏不得这小子有真么漂亮的老婆都从来没有碰过,你说会不会这小子丫的……’正想到这李林感觉菊花一紧‘不要啊!’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还在想着你的赵家商号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