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不能因为和别人对练输了而产生私人恩怨

“从今天开始,所有人在午饭前半个时辰开始分组,两人一组互相对练,分组的人一天一抽签,每组两人互相对练,上午用刀,下午用枪,输的人你的饭就会播出一半给赢得人,所以各位兄弟加油啊,别让自己的饭让人抢去。”
 
    李林想了想又说“到那时大家都是兄弟,不能因为和别人对练输了而产生私人恩怨,记住你身边的人就是以后会为你在背后挡刀的人,如果让我发现有人因为这件事引起私人恩怨,那么你的训练就会增加十倍!说到做到!还有,一会吃肉,告诉你们,你们个个都是好样的,昨天给老子长脸了。”
 
    说完李林笑呵呵的走了,留下一帮欢呼的兵,太史慈紧忙喊着继续训练,李林并没有回家而是去看看那些被自己的兵打伤的人,毕竟以后还要在一起共事,弄不好以后新兵训练结束后自己的兵还要和这些人分到一起去,所以李林带上一些礼品来看看。
 
    和人家又是赔礼有事道歉,又给别的营的几个伯长买一些酒肉,自从李林这次的是整个军营里就只有李林自己的兵不知道李林和太守的关系,大家都看太守的的侄子都给自己来道歉了,自己也是很有面子了,所以对李林的印象大为改观,从此以后人人都羡慕李林这一营的人,伯长这么好,还有背景,还有肉吃。
 
    李林在军营了吃完了饭才回到家里,刚回到家,李林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让人直皱眉头。
 
    “这什么味道,咱家又弄什么幺蛾子啦?”李林来到房里,看着刘颖问,顺手还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玉儿会意,过来给李林按着肩膀。
 
    刘颖挠挠自己的脖子道“没干什么啊,这味道是驱蚊草的味道,现在夏末了蚊子太多,我才出去一会就被蚊子咬了好几个包,不点一些驱蚊草怎么办,不然咱们晚上都会被蚊子吃了的。”说完刘颖又不停的挠啊挠。
 
    李林一笑,“有那么严重吗?我在军营里也没见到那个士兵被蚊子吃了的”
 
    刘颖一翻白眼“你们军营里都是一帮大老爷们臭烘烘的蚊虫也不愿意去了。”
 
    玉儿听了也搭茬“是啊、是啊公子,家里真的好多蚊子,你看、你看我脖子上被叮了一个好大的包。”说着还拉着李林的手让李林摸那个包。
 
    李林一看可不是吗,玉儿脖子上一个直径有三厘米的大包,估计是那种大臭蚊子咬的,李林笑道“那就没有好的办法啦,弄得府上这么难闻的味道,这是没蚊子咬了,但是也会熏得我睡不着觉了。”
 
 
    李林一下拉住玉儿的手道“别别一会再走,我都累了一天了,肩膀直发酸,玉儿你在给我捏捏。”
 
    刘颖急了,“我也能捏啊,夫君怎么从来不让我捏啊,玉儿你睡觉去吧,夫君这里有我。”
 
    李林一笑“就你,拿手一点劲都没有,捏的我都没有感觉,哪有玉儿捏的好,玉儿还记得我教你的泰式按摩吗?就按那个来。”
 
    玉儿笑着点点头嗯了一声,刘颖气急败坏的说“你啊你,有了小的就忘了打得,真是的!”说完就把头转过去,不过还是不停的闹着脖子。
 
    李林和玉儿见了都哈哈大笑,李林笑了一会忍住了,拉拉刘颖“行啦行啦,和你说说正事,现在咱们的肥皂作坊建的怎么样了?”李林这一段一直都在和赵先生忙肥皂专卖店的装修,因为李林想把专卖店弄得洋气一些还设置了柜台,不同香味的的肥皂一别摆放。
 
    刘颖开始还是小性子不理李林,李林笑着有哄了哄,刘颖才说“现在作坊那里面都已经装修好了,如果开工后每天的日产量将会是现在咱们规模的五道八倍,夫君提出的循环利用的还要先缓一缓,咱家里现在钱不多了,等到咱们先赚上一些钱以后在该夫君你说的那个养殖场,现在肥油方面还是要从别的地方买进,如果将养殖场做好的话,我相信咱们的产量将会是现在的十倍。”说着刘颖还笑眯眯的看着李林,心里一个劲的夸自己的夫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