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看谁刚当兵就当上了伯长告诉你现在是训练新兵

这是乌木走了过来,将李林拉道一边,李林回头对着众人道“别在这里扯淡了,赶紧回营!”众人一听立马不说话了,整齐的站好队,打头的喊了一声“跑步——走!”这500人就齐刷刷的想自己的营里跑去。
 
    乌木在旁边个看着咂咂嘴,“元杰你这兵,嗯不错,一帮刚刚放下锄头来当兵的人,能让你训练到这般,不简单啊。”
 
    李林装逼的笑道“好什么啊,就知道给我惹祸,看,这次捅了这么大篓子”
 
    乌木皱眉道“确实是野了点,不过我可听说了,这次动手虽然不是你的人挑起来的事,但是也是因为你在营里给你的兵高特殊啊。”
 
    李林一听这个不乐意了“诶,我说都尉大人,你可不能这么说,我用我自己的钱体恤一下我自己的兵,让他们离开家后在咱们军营里能感到温暖,怎么了,我有没挪用公款,那条法律说这么干违法了?”
 
    乌木一听李林还跟自己急了,无奈道“你那是体恤啊,你伯父就是让你练个新兵,你倒好,你看看你们的伙食,都快赶比上我手下的都伯的伙食标准了,要是咱们军营里都这么干那咱们府库李还不直接搬空啦。”
 
    “一分钱一分货啊,怎么样,这才不到两个月,咱就能把别的营的新兵一个个干趴下,我还没交他们实战呢,要不然就这500人个个能以一挡十”
 
    乌木无奈的摇摇头“你伯父怎么处置你了?要是别人的兵犯这事直接没人30军棍算是好的。我看你这个大公子应该没什么事吧”
 
    李林斜眼看看乌木,这小子年龄也不小了,怎么说话这么直啊,不过我喜欢,这样的人交起来省事。
 
    “还能有什么事,我和我伯父说好明天就不干了,回家继续做我的买卖去,现在这帮兵又闹这么一出看来不干又不行了……”
 
    “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么个好差事你还不愿意干,你看谁刚当兵就当上了伯长,告诉你现在是训练新兵的时期,你现在带着500人如果带的好,到时候新兵训练结束他们很可能还跟你,到时候你就是军侯了,升的多快。”
 
    “我还没想好呢,你可别这么说……”李林赶忙向乌木说了声拜拜,就会自己的营里了,留着乌木呆呆的站在营帐门口,嘟囔道“太守大人这侄子倒是个有才的人,就是不好好干正事啊……”
 
    李林回到营里,看见众人都在校场上坐着,李林来了紧忙站起来,太史慈跑过来对李林道“元杰,没事了吧?”
 
    李林笑着摇摇手,转头对众人道“都愣着干什么?今天不用训练吗?快去训练!”
 
    众人一看李林这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老大没事了,一个个笑呵呵的去拿兵器了。
 
    李林将太史慈拉倒帐内
 
    李林笑笑,这帮狗日的,羡慕、嫉妒、恨啊,他们是没有看到我的兵训练有多累,拍了拍太史慈的肩膀。李林走到了门口,看着校场上正在舞着刀的士兵,李林叹道“没事了,现在是雨过天晴了,我伯父不仅没有怪罪我,还在我的忽悠下已经同意咱家里经商了,反正咱们现在已经用了赵家商号的名头,咱们等着赚大钱吧!”
 
 第十九章
 
    李林站在那呆了半天,看看太史慈道“子义,这帮兵现在就训练这个啊?”
 
    子义对于李林忽然转移的话题还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说“是啊,这可是我自创的大刀法,很实用的。”
 
    李林道“这怎么能行,士兵们没有实战,你在练这些什么刀法都是死的,没用。”
 
    太史慈挠挠头道“现在郡里面有没有什么战事,上哪给他们找实战啊,在说就这帮新兵蛋子参加实战出现伤亡怎么办啊?”
 
    “那也不行,光练兵没有实战,这帮人怎么都比不了那些老兵油子,新兵不见血局势不行,等等我想想办法吧,不过现在这些训练方法要改改。”
 
    说罢,李林来到校场前头,大喊道“停!”众人听后立即停止,集合,李林清了清嗓子,这总不喊忽然这一嗓子还有些不适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